Subcribe to our RSS feeds Join Us on Facebook Follow us on Twitter Add to Circles Add to Circles

清貨優惠

Monday, 2 September 2013

世界杯 - 奇事



@世界盃主頁

世界杯奇事(1):「大力神盃」和命運坎坷的「雷米金盃」



大家現在經常見到的世界盃冠軍獎盃俗稱「大力神盃」,但它並非世界盃創始時獎盃。

1930年世界盃初創時,冠軍獎盃是「勝利金盃」,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獎盃被命名為「雷米金盃」(Jules Rimet Cup),用來紀念國際足總第三任主席雷米在推動足球運動上的功勞,先拿3次世界盃冠軍國家可保有獎盃。

「雷米金盃」由法國雕刻家阿貝爾·拉夫勒(Abel Lafleur)設計,高35厘米,重量3.8公斤,為銀盃鍍金鑄成,造型為希臘神話中的勝利女神長翅膀的尼刻(Νίκη),基座為藍色青金石。

二次大戰期間,德國納粹打起金盃的主意,幸好當時的國際足協副主席Dr. Ottorino Barassi將金盃藏在自家的鞋盒裡,並騙納粹們金盃放在意大利足協裡,否則金盃可能已經在戰火中消失了。

雖然獎盃避過一劫,但之後「雷米金盃」曾2度失竊,第1次是在1966年英格蘭世界盃開踢前,在倫敦西敏寺展出時不見被竊,幸好1周後就被一隻叫皮寇斯(Pickles)的小狗找回。1970年巴西第3度稱王後,森巴軍團可永久保留「雷米金盃」。

「雷米金盃」的噩運似乎還沒結束,1983年,這座放在巴西足協辦公室的獎盃,第2次失竊,自此下落不明,據說已在巴西貧民窟被融成廢五金,事發一年後,FIFA委託柯達公司重新仿製一個,交由巴西保管,所以現存的「雷米金盃」是仿製品。

國際足協在巴西永久保留「雷米金盃」後重新招標設計新的金盃,最後選取了意大利設計師Silvio Gazzaniga的作品,而新金盃也從1974年正式出爐並沿用至今,這支獎盃叫做「大力神盃」(FIFA World Cup Trophy),盃身是2名大力士舉起地球。獎盃高36厘米,重量4.97公斤,以18K金打造,自1974年採用,世界盃冠軍可保有4年,並在底座刻上奪冠年份份與國名,3度奪冠後可獲複製品。大力神盃底座榮譽榜,共可刻下17屆冠軍國家的名字,2038年會刻滿,之後將被新一代獎盃取代。


世界杯奇事(2):足球戰爭 La guerra del fútbol





1970年世界盃外圍賽,中美洲的薩爾瓦多與洪都拉斯為一個決賽週資格而需進行32勝的資格賽。68日,首回合賽事在洪都拉斯進行,主隊球迷齊集薩國球員住宿的酒店外製造噪音,阻止客隊球員休息,最後主隊以10獲勝,不過主隊球迷毆打薩爾瓦多球迷,引發騷亂,1薩國少女因失望自

615日,次回合賽事在薩爾瓦多進行,主隊以30大勝,但騷亂升級,薩爾瓦多球迷不斷冒犯洪都拉斯國旗和國歌,雙方球迷也爆發衝2名宏都拉斯球迷被打

624日,最後一回合在中立場墨西哥進行,薩爾瓦多加時32險勝洪都拉斯,歷史性晉級決賽洪都拉斯國名非常氣憤,為此驅逐所有境內薩爾瓦多僑

後來事件升級為外交事件,627日,洪都拉斯宣布和薩爾瓦多斷交。714日,薩爾瓦多出動空軍轟炸洪都拉斯,洪都拉斯馬上反擊,兩國兵戎相見戰爭維持4天,死傷過萬。在美國與美洲國家組織施壓下,雙方在718日以停火協議收場,11年後,雙方終於簽下和約。


其實足球只是戰爭導火線,那個年代薩爾瓦多地主和軍政府結盟,為解決境內的貧富懸殊問題,政府鼓勵農民偷渡到鄰國謀生,洪都拉斯是主要目標。而戰爭爆發前,洪都拉斯的阿雷利亞諾政權已陷入危機,他們將責任歸咎於薩爾瓦多移民,將他們當做替罪羊予以驅逐。而薩爾瓦多政府對於涌回國內的移民所造成的社會動蕩非常不滿,於是兩國矛盾日益加深,而足球戰爭只不過是雙方假借足球之名行通過戰爭轉嫁危機之實的卑劣手段而已。



世界杯奇事(3)- 球證幫南韓打入4強

2002年日韓世界盃,大家見識了亞洲足球的進步,其中南韓更打入4強,國民更非常團結,不過晉級過程卻備受爭議。



球證在分組賽已經開始偏幫南韓,淘汰賽階段爭議更加升級,首先主辦國南韓在十六強碰上意大利,90分鐘打和11加時階段意大利前鋒托迪在禁區內被踢跌,球證爭議性地不但沒有判12碼,而且還吹罰托迪插水,托迪兩黃一紅被逐被罰離場。而李天秀的惡意犯規卻不用被罰出場,接著加時下半場前鋒韋利傳中,湯馬斯不負所託得球推過對方門將送球入網,但裁判又「出招」,判這個並非越位的入球為越位球,隨後南韓安貞桓一記頭槌將球隊送入8強,最終意大利在少打一人下,以一比二敗給南韓,負責主吹這場比賽的厄瓜多爾籍球證被封為世紀黑哨。


次日,佩魯賈老闆Luciano Gaucci解除了俱樂部與在加時入球的安貞煥的合約,聲稱不會為有損意大利足球的傢伙出糧。 雖然其後佩魯賈收回聲明,並為安貞煥提供新合約,但安貞煥也沒有接受。


沒有最黑,只有更黑,南韓在淘汰意大利後在八強碰上西班牙,西班牙竟然合法地進了兩球都被判無效,其中一球西班牙祖亞昆從右邊底線傳中,摩連迪斯搶前碰球入網,但千里達的旁證拉更納斯裁定球已出界。 但是電視慢動作重播卻顯示球非但沒有出線,而且還差很多。最令西班牙憤怒的,是旁證並未球落地立即舉旗,而是球證迎上前時,才作出判決。結果連加時的120分鐘比賽兩隊打成零比零,最後在互射十二碼西班牙以三比五敗給南韓,令南韓成為首支晉身世界杯四強的亞洲球隊。


世界杯奇事(4)- 連賽事精華都不能看的世界盃

世界盃是全球盛事,每屆在各地都有數以億計的觀眾在追看,偏偏在2010年這一屆,有一個地區的大部分人都不能看賽事直播,甚至賽事精華,如此荒謬的事就是發生在香港。



模擬片段精華

由於有線電視奪得獨家播映權,而且拒絕發放精華片段,香港的免費電視台無線和亞線均不能在新聞時段播出相關片段,無線只播出動畫模擬片段,廣大香港市民只可以看類似電腦遊戲FIFA的片段。更好笑的是無線為了營造世界盃氣氛,製作了節目《世界盃動起來》,請來嘉賓玩遊戲和講波,可惜連真實賽事片段都沒有。

不過,每屆無線電視與亞洲電視均可以播放其中四場賽事,此屆有線電視刻意提高免費電視轉播四場世界盃賽事的條款,要求無線及亞視播放有線製作的節目以及廣告,最初無線及亞視打算進行杯葛,而有線則公開揚言,「有線第一台」可以作為免費電視台播放該四場賽事,但當時香港政府對於免費電視台的困境不聞不問,但也指出觀眾收看該頻道須繳付10元的一次性服務費,而且接觸層面不是全港市民,需要接駁後才能收看,故並非免費電視台,其後無線及亞視屈服,以10元象徵式費用,轉播有線四場賽事,並依照有線電視的條款。

電視台競爭的重要性

在四強賽前,無線電視曾試圖以第三聲道加插自家評述,但有線電視威脅會中途停止訊號,最終放棄有關做法。最後在決賽時,TVB使用了絕招,就是在網上同步進行自家聲音旁述,既沒有違反條約,也不用受制於有線,更開創歷史先河。

其實早在1974年,香港球迷已盡可以觀看世界盃直播,那年無線直播德國對荷蘭的決賽,而且更是彩色直播。而1978年,無線直播的場數增加至4場,分別為揭幕戰、兩場準決賽及決賽。去到1982年,無線更直播全部賽事,而1990年,亞視為了爭取收視率,而首次在賽事直播途中不播廣告,無線也馬上跟隨,可見維持電視台競爭的重要性。

無線倒退22

到了2002年,有線電視投得了決賽週全部賽事的香港區獨家直播權,改變香港人收看世界盃的習慣,市民只能安裝有線收費電視,或是到食肆酒吧,惠顧並觀看賽事,無線也倒退22年至1978年般直播4場賽事。當年還是學生的我,由於家裡沒有有線,自己也沒有太多零用錢去餐廳睇,所以的確錯過了很多精彩賽事。不過,那年開始,透過互聯網免費收看賽事開始成為新趨勢,2002年時,由於技術未成熟,賽事播放得不太流暢。



到了2006年,依然只有有線電視可以播波,不過此時透過互聯網睇波已經頗為方便和普及,所以即是無線和亞視只能播4場,影響也比較少。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